简体版 繁體版 English
登録 ログイン

葛祚の例文

例文モバイル版
  • 吴时,葛祚为衡阳太守。
  • 葛祚将离任时,便准备好斧子,要除去这个祸害。
  • 葛祚任衡阳郡太守时,郡内有个大木筏横在河中,能兴妖作怪,百姓就在河边给这木筏建立了祠庙。
  • 葛祚碑》最初由清代学者孙星衍发现,因无碑文,仅有题额“吴故衡阳郡太守葛府君之碑”数字,故亦称《葛祚额碑》。
  • 其二为立于葛祚墓前之碑,或即孙星衍于句容城西门五里梅家边发现的《葛祚碑额》,其地与《句容县志》中“葛祚墓在县治西北五里”的记载颇为符合。
  • 葛祚碑》为十分成熟的楷书,故其发现以来,便有学者提出质疑,如缪荃孙《艺风堂金石文字目》即将《吴衡阳郡太守葛祚碑额》纳入到南朝“梁”下。
  • 迩年创见诸碑尤多,奇伟若予在关中访得褒城李苞《石门》题字,孙孝廉星衍游句容访得吴《衡阳太守葛祚碑》及此皆金石家所未著录;足与史传发明,殊可宝也。
  • 但与之相左,即认为《葛祚碑》真实可信的也不在少数,除孙星衍、钱大昕外,今人商承祚先生在参与“兰亭论辩”时,亦曾引据《葛祚碑》而证东吴已出现楷书,进而论证《兰亭序》生发于东晋时代的必然性。
  • 葛祚,句容人,不见于正史,据晋人干宝《搜神记》卷十一载,又据《句容县志》卷五“丘墓”条云:“衡阳太守葛祚墓在县治西北五里”,可知葛祚之碑有二通,其一立于衡阳,为衡阳百姓为葛祚所立颂德碑,碑文曰:“正德祈禳,神木为移”。